濕疹復發問題多 影響工作兼尷尬 上班一族有「自救3招」傍身

濕疹復發問題多 影響工作兼尷尬 上班一族有「自救3招」傍身
醫生話你知

資料提供:皮膚科專科醫生黎亦翹

濕疹經常復發,手腳上常常出現痕癢、紅腫、脫皮的情況,上班族經常要接觸同事、會見客人,不想遮掩傷口、抓癢時被誤以為有「傳染病」?皮膚專科黎亦翹醫生建議,無論身處室內或戶外、濕度乾或濕、復發或痊癒期,濕疹患者都要注意皮膚保濕和保護。以下有自救3招可供上班族「傍身」,避免抓癢的尷尬出現,但是要有效和長遠地控制皮膚發炎情况,必須配合專業治療,因為對症下藥才能紓緩濕疹症狀和減少發作!

上班族濕疹發作 種種症狀影響工作表現

無論你是經常要在戶外日曬雨淋或是長時間安坐冷氣房內工作,又或是每天都要面見客人、出席大大小小的應酬、宴會的上班族……只要你是濕疹患者,每當濕疹發作都會令你身心困擾、坐立不安,如何遮掩皮膚上累累「傷口」?怎樣能夠避免抓癢?黎醫生有以下實用3招,濕疹患者必須傍身!

黎醫生的濕疹個案中,大部分都來自上班一族,當中亦有不少中至嚴重程度的濕疹患者,其面部、身體或四肢都出現不同症狀,例如皮疹、皮膚痕癢難耐、乾燥、脫皮……這些症狀會影響日常與同事或客戶的接觸,情緒亦會受影響,導致工作效率和表現下降。黎醫生指出透過了解自己不同工作模式和需要,配合不同預防濕疹復發的工作,可以防止患者進入濕疹的惡性循環!

長期戶外工作,汗水「醃住」皮膚,怎辦?

黎醫生分享其中一位濕疹病人。他是一位工程師,經常需要到訪工地視察。夏天烈日當空下,穿着恤衫、配戴着安全帽,令其衣衫濕透、大汗淋漓。每次巡察完他都會濕疹發作,皮膚痕癢、紅腫,甚至會因為抓癢令皮膚破損出水。

他提醒濕疹患者要小心選擇衣物物料,例如選擇具透氣、排汗功能的純棉衣物,而應避免穿着羊毛等容易刺激皮膚的物料。1

「若長時間在戶外工作,出汗後應盡快用濕毛巾或紙巾抹走汗水,縮短汗水『醃住』皮膚上的時間。外出時亦可選用低敏、無香料的防曬產品。」

自救Tips:選擇透氣純棉的衣物、出汗後盡快抹乾汗水、選擇低敏防曬產品

長期在冷氣房工作,濕疹就不會發作?

涼爽又滋潤的生活環境最適合濕疹患者。上班族雖然長期在冷氣間,非常涼爽,但卻因冷氣抽乾室內水分,導致皮膚變乾,欠缺滋潤,因此保濕工作亦必須做足。

「若患者需要長時間在濕度低的室內工作,應隨身帶備無刺激性、無香味、易吸收及質地易塗抹的潤膚膏,頻密地、薄薄地塗上形成一層保護膜,讓皮膚整天滋潤。」

黎醫生還提議患者使用放濕機,以維持環境濕度和避免過乾。此外,還要注意室內塵蟎等致敏原。2「 假如未能移走塵蟎積聚的沙發或地毯,則應時常保持清潔,盡量清除容易積聚塵蟎的物品,如毛公仔,以減低接觸致敏原的機會。」

自救Tips:使用放濕機保持空氣濕度、頻密地塗抹潤膚膏、注意清潔減少塵蟎致敏

濕疹發作但要化妝、染髮出席公司重要宴會,怎麼辦?

工作關係或儀容令很多濕疹患者需要化妝、染髮或為頭髮造型,然而,若接觸性皮炎患者的皮膚一旦接觸到刺激性的化學物質,如染髮劑、化妝品、金屬等都有可能誘發濕疹。3

「有病人每隔一段時間便需要登台唱歌,每次表演前她例必染髮,過後整個頭皮、耳背、頸側兩旁都會出現敏感症狀,痕癢非常。一旦停止染髮,徵狀便得以紓緩。」黎醫生建議病人應避免接觸化學物品,如病人未能避免使用染髮劑或化妝品,應盡量簡化,例如化妝時考慮只塗抹防曬霜後,再薄薄掃上一層碎粉,避免妝容太厚。

自救Tips:盡量避免於濕疹發作期間化妝及染髮、保持輕盈妝容

如何預防和長效對付濕疹發作?

重要宴會或場合前,都有不少濕疹患者求醫,希望預防或減低濕疹發作時的「威力」。黎醫生建議,可以使用非類固醇藥膏,例如局部免疫力調節劑4,不過這類藥膏必須由醫生處方,不可隨便使用。此外,患者亦可考慮使用濕裹治療。

「患者可以在洗澡後,在經常發作的患處塗上潤膚膏或藥膏,再利用一層濕和一層乾的棉布或紗布包裹着皮膚,有助藥性更有效地滲透,也可防止皮膚水分流失和避免抓傷。」他指出,如濕疹患者能夠依照醫生指示正確包裹,大部分都有正面反應。5

患者如要長效地治療發作不斷的濕疹,黎醫生表示,除了每天塗潤膚膏外,亦可選擇新型的生物製劑,這類注射針劑能針對性地阻止由濕疹引發的痕癢和抓損皮膚等問題,此外,副作用較外塗或口服類固醇藥物少,對於患有濕疹的上班族來說也是另一治療方案。6

SAHK.DUP.19.11.0658 (Nov 2019)

本網頁由賽諾菲香港支持製作,內容只作參考之用,並非提供任何醫療意見或建議任何商品或服務,亦不可取代任何診斷或治療。有關您個人的治療情況,請諮詢您的醫生為您作出準確的診斷,並提供適合的治療。藥物的成效和反應因使用者身體狀況及個別症狀有所不同,詳情請向醫生或藥劑師查詢。

參考資料

1. Ricci G, et al. Curr Probl Dermatol. 2006; 33: 127-43

2. Fassio F & Guagnini F. Clin Mol Allergy. 2018; 16:15

3. Kim K. Toxicol. Res. 2015; 31: 89-96

4. Nygaard U, et al. Curr Treat Opt Allergy. 2014; 1:384–96

5. Nicol NH & Boguniewicz M. Immunol Allergy Clin N Am. 2017; 37:123-39

6. Fabbrocini G, et al. Dermatol Ther (Heidelb). 2018; 8:52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