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疹療法種類多 生物製劑 vs 類固醇 vs 免疫抑制劑 邊種最適合?

濕疹療法種類多 生物製劑 vs 類固醇 vs 免疫抑制劑 邊種最適合?

資料提供:皮膚科專科醫生何家

濕疹是香港最普及的慢性皮膚病之一,每次濕疹發作的時侯叫人又痕又腫,難受非常。若覆蓋範圍由手腳延至臉頸、全身,更會影響外觀,對中至嚴重程度患者來說,濕疹深深困擾著他們的日常生活和情緒。除了患者一向認識的類固醇藥膏、藥物或免疫抑制劑外,市面上還有其他選擇嗎? 它的用法和副作用又是如何呢?皮膚科專科醫生何家強醫生表示,針對濕疹發炎因子白細胞介素的生物製劑,有望幫助不適用傳统治療方法的患者。它不但能止痕,其副作用的影響也較輕,對一眾患者而言,可算是一大「福音」。

治療方法多  對象、成效、副作用有何分別?

何醫生指出,在治療輕至中度的濕疹患者時,醫生一般都會先處方外用藥膏,如潤膚膏、非類固醇或類固醇藥膏來減輕病情。但對於中至嚴重程度患者,病人或須接受全身性治療,例如免疫力抑制劑、口服類固醇,以及近年的新療法生物製劑。生物製劑一般用於治療皮膚炎症,如銀屑病,但隨著醫學研究進步,生物製劑於近年逐漸加入市場,用來治療濕疹,成為濕疹患者另一選擇。

傳統治療濕疹的口服藥物有類固醇和免疫抑制劑,它們透過降低身體整體的免疫力以達到抗炎作用。而新引入的生物製劑則是以重組蛋白質技術製造的抗體或融合蛋白來調節免疫系統細胞的數量和活躍性,阻斷細胞激素或與疾病有關的抗體,達至紓緩皮膚痕癢、消炎的效果。2

口服類固醇 vs 免疫抑制劑 vs 生物製劑

治療濕疹的方法眾多,包括傳統的口服類固醇、免疫抑制劑和新的生物製劑。患者應如何選擇合適的治療方案呢?它們的成效及副作用有何不同呢?何醫生將為我們拆解三者的分別:

1. 使用方法/對象:

  • 口服類固醇:口服,劑量及療程(一般為1星期)必須由醫生處方。適用於中至嚴重程度成人患者。3
  • 免疫抑制劑:口服,劑量及療程必須由醫生處方。適用於中至嚴重程度患者(兒童及成人均可)。3,4
  • 生物製劑:皮下注射,在醫生監督下,可長時間使用。首次治療注射兩針,隨後每兩周注射一次。適用於中至嚴重程度患者。5

2. 治療成效:

  • 口服類固醇:接受治療後約一至兩天已見止痕、消腫6,但反覆發作的機會較高。
  • 免疫抑制劑:可抑制過度活躍的免疫系統,改善濕疹情况,但副作用較多。1
  • 生物製劑:首次注射後約一星期已減少痕癢,針對皮膚痕癢、抓癢致皮膚破損等問題,長遠有助改善睡眠質素。7

3. 副作用:

  • 口服類固醇:包括長期皮質醇過量(即庫欣氏症候群)、糖尿病風險增加、骨質疏鬆等。8
  • 免疫抑制劑:包括影響肝酵素、腎功能、血壓上升、腸胃、容易皮膚感染等。9
  • 生物製劑:反應因人而異,包括結膜炎、注射部位紅腫、上呼吸道感染、頭痛等,但要視乎不同生物製劑,因它們的副作用略有不同。10

個案:注射生物製劑 解決濕疹應付考試

濕疹治療並非一件容易的事,醫生會根據患者病情及病歷來選擇最合適的治療方案。治療方案中必須平衡病人的實際需要和病情,透合密切的觀察和調整,才會達至最佳治療成效。

何醫生分享了近期轉用生物製劑的年輕濕疹病人個案。病人每當臨近考試,濕疹便會復發。病發初期,他成功以外用藥膏及口服類固醇抑制病情。但因為再次面對考試,壓力更大,原來的藥已不足夠控制病情,濕疹遍及全身,令他皮膚更痕癢。加上藥物產生睡意,令他無法溫習,情緒大受困擾。 口服類固醇藥物的劑量不可太重,服用時間也不可太長,否則會出現副作用及適應性問題。為了讓患者能夠更有效控制濕疹和應付考試,他決定一試注射生物製劑。患者於首次療程注射兩針,其後每兩星期注射一針。數星期後患者的痕癢程度和紅疹都明顯減少,疲倦的問題慢慢改善,重拾狀態。

維持良好生活習慣 有助控制病情

何醫生提醒,濕疹誘因眾多且無處不在。天氣、特定的食物、致敏原如塵蟎、花粉等都有機會誘發濕疹。除了治療外,教育患者有關濕疹、藥物和紓緩症狀的正確知識亦同樣重要。良好的日常生活習慣有助控制病情、提升身心健康,例如多用潤膚膏保濕、保持作息定時、正確處理壓力等。

( 資料提供:皮膚科專科何家強醫生)


參考資料:

  1. Gelbard CM & Hebert AA. Patient Prefer Adherence. 2008; 2:387-92
  2. Guttman-Yassky E, et al. Expert Opin. Biol. Ther. 2013; 13:549-61
  3. Eckert L, et al. J Dermatolog Treat. 2019; 15:1-6
  4. Nygaard U, et al. Curr Treat Opt Allergy. 2014; 1:384-96
  5. Fabbrocini G, et al. Dermatol Ther. (Heidelb) 2018; 8:527-38
  6. TNH Leung et al. HK J Paediatr. (New Series) 2013; 18:96-104
  7. Xu X, et al. Oncotarget. 2017; 8:108480-91
  8. Yu S, et al. J Am Acad Dermatol. 2018; 78:733-40
  9. Baldo A, et al. Clin Cosmet Investig Dermatol. 2009; 2:1-7
  10. Boguniewicz M, et al. J Allergy Clin Immunol Pract. 2017; 5:1519-31

SAHK.DUP.19.11.0650 (11/2019)

本網頁由賽諾菲香港支持製作,內容只作參考之用,並非提供任何醫療意見或建議任何商品或服務,亦不可取代任何診斷或治療。有關您個人的治療情況,請諮詢您的醫生為您作出準確的診斷,並提供適合的治療。藥物的成效和反應因使用者身體狀況及個別症狀有所不同,詳情請向醫生或藥劑師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