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位性皮膚炎VS接觸性皮膚炎

異位性皮膚炎VS接觸性皮膚炎
Doctor's Blog

室內、室外常見5大致敏原  濕疹患者防不勝防?

濕疹的成因有很多,其中最常見的是異位性皮膚炎,大多在兒童時期病發。據統計顯示,每5個兒童便有1個患有不同程度的濕疹1,這類從小便發病、跟個人體質有關的屬於異位性皮膚炎;另一成因是接觸性皮膚炎,這種成人濕疹,主要是由皮膚接觸外在的致敏原或刺激原所引致。兒童免疫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何學工醫生指,要治療濕疹首要找出致敏源頭,以減少誘發濕疹發作的機會!究竟室內、室外環境中有哪5大致敏原呢?哪些容易忽略令人防不勝防呢?

異位性皮膚炎反覆發作 5大常見環境致敏原

異位性皮膚炎是一種會反覆發作的慢性皮膚疾病 ,除了與遺傳有關外, 環境致敏原都不可忽略。何醫生指出,環境致敏原無處不在,室內環境中的塵蟎、動物毛髮、黴菌(霉菌),以及室外的季節性花粉、污染物、揮發物等,都有可能是誘發濕疹的「元兇」,以下是本港常見的5大環境致敏原,不得不防:

  1. 塵蟎: 塵蟎是起居生活中最常遇到的致敏原,經常出沒於潮濕、溫暖及陰暗的環境,床舖、窗簾、地毯等都是塵蟎溫床。當皮膚接觸到塵蟎的屍體或排泄物後,或會出現痕癢、紅疹等過敏反應。
  2. 動物毛髮、唾液: 愛寵物者注意,原來不單是貓、狗的毛髮,動物的唾液及皮脂腺分泌物亦是一些濕疹患者的致敏原因之一,必須小心。
  3. 黴菌/霉菌: 香港的潮濕天氣容易助長黴菌/霉菌的滋生,刺激濕疹發作,若有黴菌/霉菌敏感的濕疹患者,大多會在春天發病,也要注意在做家務時接觸到霉菌,亦有機會致敏。
  4. 季節性花粉: 何醫生表示,在濕疹患者中少於兩成人是因為室外致敏原所引發,但若有花粉敏感的患者,特別要注意每逢季節交替、花粉過敏季節到來時,都會較為容易出現花粉症(季節性變應性鼻炎),同時也會引發濕疹復發。
  5. 污染物/揮發物: 不少濕疹患者會因污染物如臭氧及懸浮粒子PM2.5、揮發物如天拿水等刺激而感到不適,對本身皮膚屏障較脆弱的患者造成影響。

接觸性皮膚炎多與職業有關 清潔劑、漂染顏料刺激皮膚

至於接觸性皮膚炎呢?同樣能夠因為接觸以上環境致敏原而誘發濕疹,不同的是其病因為外在的刺激原或致敏原直接接觸皮膚表面,誘發免疫系統失調而引起炎症。

何醫生表示,接觸性皮膚炎一般可分為「刺激性接觸皮炎」和「敏感性接觸皮炎」兩種,大多出現在成人身上,又或跟職業有關,例如經常接觸不同類型的清潔劑、漂染顏料、化妝品、香料、首飾中的金屬等,致使皮膚出現痕癢、紅腫和脫皮等情况。

找出致敏原 配合系統性治療免濕疹惡化

何醫生強調,異位性皮膚炎和接觸性皮膚炎可以並存出現和發病,兩者治療方法相近。「因接觸性皮膚炎誘發的濕疹患者,可接受皮膚斑點測試(Skin Patch Test)2,找出相關致敏原,而遠離致敏原是治療的第一步,隨後患者需接受系統性治療,以免濕疹情况惡化。」

現時的治療方法包括外塗類固醇及非類固醇藥膏、口服類固醇、光照治療,以及針對中至嚴重濕疹程度患者的生物製劑等。3,4「由於生物製劑屬非類固醇的治療方法,對一些全身有逾5成或以上皮膚受影響,又或是以上治療未見成效的患者,都是另一治療選擇3。只有積極配合醫生的處方和治療方案,才能避免延誤病情。」

為了減少皮膚感染和濕疹等症狀,何醫生亦建議濕疹患者按醫生指示採取「漂白水浸浴」方式,利用已稀釋的漂白水浸浴(用量多少要視乎患處範圍而定,一般為6%漂白水以1:1200比例的溫水稀釋,稀釋後濃度為0.005%),有助減少金黃葡萄球菌在濕疹皮膚上擴散5,6 。「漂白水浸浴適用於6個月大或以上的濕疹患者,通常一星期浸浴兩次,每次5至10分鐘,浸浴後亦要立即用清水沖身,並塗上潤膚膏或由醫生處方的藥膏,加強保濕效果 。 」

濕疹患者易受情緒困擾 積極治療調整身心 

何醫生更提醒濕疹患者,情緒、壓力及心理健康同樣是誘發濕疹的原因之一。他深明濕疹患者因長期面對皮膚種種問題,容易受到情緒困擾,嚴重的患者日常生活難以集中精神,影響學業或工作,甚至牽連其照顧者及家人的情緒壓力。

「部分濕疹患者更會因為經常要避開致敏原,而造成巨大的心理壓力,結果得不償失。」何醫生表示,遇上濕疹發作,第一步是要找出致敏原,盡量避免接觸致敏原的同時,也要接受塵蟎、污染物等致敏原是無處不在的「事實」,不宜過分追求「零環境致敏原」的生活,學會調整個人情緒,也要諮詢醫生的意見,有助減低濕疹發作頻率。

異位性皮膚炎VS接觸性皮膚炎

(資料提供:兒童免疫及傳染病科專科何學工醫生)


參考資料:

1. 香港大學民意調查計劃, retrieved from 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report/childeye09/content/freq.html

2. Lindberg M & Matura M. Springer, Berlin, Heidelberg. 2011;439-64.

3. Thomsen SF. ISRN Allergy. 2014;2014:354250

4. Deleanu D & Nedelea I. Exp Ther Med. 2019;17:1061-7.

5. Gittler JK, et al. Am J Clin Dermatol. 2017;18:45-57.

6. Wong SM, et al. J Dermatol. 2013;40:874-80.

7. Fuiano N & Incorvaia C. Allergol Int. 2012;61:231-43.

8. Weidinger S, et al. Lancet 2016;387:1109–1122.

9. Nosbaum A, et al. Eur J Dermatol. 2009;19:325-32.

10. Oszukowska M, et al. Postepy Dermatol Alergol. 2015;32:409-420.

11. Lopez Carrera YI, et al. Dermatol Ther (Heidelb). 2019;9:685-705.

MAT-HK-2000067-1.0-06/2020

本網頁由賽諾菲香港支持製作,內容只作參考之用,並非提供任何醫療意見或建議任何商品或服務,亦不可取代任何診斷或治療。有關您個人的治療情況,請諮詢您的醫生為您作出準確的診斷,並提供適合的治療。藥物的成效和反應因使用者身體狀況及個別症狀有所不同,詳情請向醫生或藥劑師查詢。

Aesthetic Medicine

More Blogs
More Blogs

Eat Healthy

More Blogs
More Blogs

Exercise & Physical Therapy

More Blogs
More Blogs

Family & Pregnancy

More Blogs
More Blogs

Fight Cancer

More Blogs
More Blogs

Sexual Health

More Blogs
More Blogs

未分類

More Blogs
More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