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力衰退

记忆力衰退,是健忘还是认知障碍症的先兆? “我的眼镜放在哪里了?”、”我出门前有关好门窗了吗?”、”我忘记了覆诊的日期”,你和我可能都遇过类似的情况。究竟记性为什么会变差?我们可如何改善记忆力衰退和延缓脑部退化?

人的记忆力

由45岁开始衰退

认知障碍症

常见于

65岁以上人士

每年约有10%至15%

轻度认知障碍患者

会演变成认知障碍症

记忆力衰退 原因

记忆力衰退原因

长期压力大,会令记忆力下降?

都市人生活紧张、压力大,经常睡眠不足。有研究指出,压力会令大脑负责学习及记忆的海马体收缩。当长期处于压力状态,人的专注力会下降,难以集中精神,例如对看过、听过或想过的事情失去记忆,从而影响学习和工作表现。因此,在日常生活中学习减压养脑,有助提升专注力,维持良好的记性。

除了压力,记忆力衰退受疾病、生理、心理、生活习惯、营养摄取不足等因素影响。

  • 疾病:认知障碍症、中风、抑郁症、曾患心血管疾病等,会导致记忆力下降。
  • 生理因素:一般而言,随着年纪增长,脑神经细胞的数量会逐渐减少,细胞与细胞之间的神经传递物质也会减少。这些生理因素有机会令记忆力逐渐衰退。
  • 心理因素:有时长者会偶然忘记一些事情,若家人、朋友对此反应过大,或会令长者产生负面的想法,如觉得自己”蠢”、”无用”,甚至放弃尝试去记一些容易记的东西。久而久之,记性就会因缺乏练习和运用而逐渐变差。
  • 生活习惯:过度疲倦或受外界干扰,令无法集中精神去接收及处理资讯,导致对一些事情失去记忆。
  • 特定营养素摄取不足:缺乏奥米加-3脂肪酸、尿苷单磷酸、磷脂、维他命等营养素,可能会导致记忆力下降,影响脑部健康。

记忆力衰退迷思

记忆力衰退,是善忘,还是患上认知障碍症? 

记忆力衰退,可能是正常老化的自然现象,也可能是患轻度认知障碍的警号,甚至是患上认知障碍症的先兆。

在正常老化的过程中,记忆力会随着年纪增长而逐渐衰退。正常的记忆力下降,对我们的生活通常没有太大的影响。但如果我们继续忽视脑部健康,令情况持续恶化下去,或会发展至轻度认知障碍甚至认知障碍症。因此,及早养脑护脑是很重要的。

什么是认知障碍症(脑退化症)?

认知障碍症,旧称”老人痴呆症”或”失智症”(Dementia),是因大脑神经细胞出现病变而导致大脑功能衰退的疾病。认知障碍症常见于65岁以上的人士,但中年人也有机会患上。在香港,阿兹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是最常见的认知障碍症类型,约占所有病例的50%至75%。患者的认知能力会逐渐减退和丧失,包括记忆力、语言能力、判断力、执行力等方面,情况已不能逆转,以致影响日常生活、行为和情绪。至后期,患者更会失去自理能力,需要他人照顾。

什么是轻度认知障碍?

轻度认知障碍(英文为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简称MCI)是由正常老化退化至认知障碍症的过渡阶段。如果长者察觉自己的记忆力下降或家人发现其记忆力减退,且长者在认知功能测试中,记忆力和思考能力较同年龄和同教育程度的长者差,但认知能力如语言、判断能力等正常,且能独立照顾自己,则可能是出现轻度认知障碍。

记忆力衰退 迷思
记忆力衰退 症状比较

如何分辨”正常记忆力衰退”和”认知障碍症”?

我们可从以下6方面的征状来分辨”正常记忆力衰退”和”认知障碍症”:

  • 记忆力:正常老化的长者知道自己的记性差,会暂时忘记某些事情,但之后能自己记起或经提示记起。而认知障碍症患者会全部忘记近期发生的事情,甚至忘记家人和朋友的名字,且自己不知道自己有记忆力问题或否认自己有问题。
  • 语言表达和理解能力:正常老化的长者会偶尔想不起适当的词汇,但整体的表达能力正常。而认知障碍症患者有机会丧失语言表达和理解能力,导致言语难以被人理解,从而影响日常沟通。
  • 判断力:正常老化的长者的判断能力正常,只是需要多一些时间去处理复杂的事情。但认知障碍症患者的判断能力变差,可能连简单的运算也感到困难。
  • 时间及方向感:正常老化的长者偶尔会忘记日期和约会,但不会在熟悉的地方迷路。但认知障碍症患者常常不能弄清楚日子和时间,在熟悉的地方也会迷路。
  • 生活自理能力:正常老化的长者能独立照顾个人的起居生活。认知障碍症患者则需他人协助照顾自己的日常生活,严重者更会丧失自理能力。
  • 行为及情绪:对于正常老化的长者,其情绪、性格和行为没有太大变化。但认知障碍症患者的性格和行为均会出现转变,如情绪不稳、发脾气、容易焦虑、抑郁、多疑等,甚至对以往喜欢的事物失去兴趣。

一般人或难以正确分辨正常记忆力衰退和认知障碍症,所以要找医生作诊断,以把握介入治疗的黄金期。若我们及早关注脑部健康,进行”医学养脑”,就有助减缓脑部退化的速度。

改善记忆力及延缓脑退化的医学养脑方法

在日常生活中,长者或关注脑部健康的人士不妨尝试以下5个方法,来改善记忆力和延缓脑部退化:

  1. 摄取脑部所需营养,善用医学营养品:饮食要健康、均衡,以维持脑部健康。但单靠日常饮食难以摄取到脑神经细胞所需的营养素。因此,关注脑部健康的人士,尤其是轻度和早期认知障碍症患者,可善用含特定营养组合的医学食品,以增强记忆力和帮助延缓脑退化。有欧洲大型研究指出,吸收特定营养组合,有助减慢大脑海马体的萎缩,帮助早期认知障碍者延缓病情。
  2. 进行适当适量的运动:定期进行带氧运动、伸展运动以及健脑运动(如太极和健脑操等),有助减慢认知能力衰退,维持脑部健康。
  3. 多做训练记忆的活动:受记忆力衰退困扰的人士,尤其是长者,可运用分类记忆法、关联记忆法、心像记忆法等记忆方法来学习,而且需加多练习来增强记忆。在认知训练的过程中,也可善用一些辅助工具如工作清单、服药闹钟等来帮助记忆。同时,亦鼓励学习更多新事物。
  4. 积极参加社交活动:扩阔社交圈子,多与朋友一起参加不同类型的醒脑养脑活动,例如下棋、打麻将、阅读、写书法等,有助保持脑部活跃,延缓脑退化的速度。
  5. 控制心血管疾病风险:心脑血管疾病(如中风)有机会诱发认知障碍症。透过控制血压和胆固醇、戒烟、多做运动以及维持健康的饮食模式,有助预防心脑血管疾病,降低认知障碍症的病发风险。

总括来说,在日常饮食中适当加入医学营养,以及进行健脑运动、认知训练和社交活动,有助保持良好的记忆力。若发觉记忆力减退情况明显且影响日常生活,就应尽早咨询医生。

记忆力衰退 改善

记忆力自我测试

如果想知道自己的认知能力是否正常,不妨做一个简单的自我评估,回答5条问题,以初步了解是否有早期认知问题。

参考资料

  • What Is Dementia? (n.d.). Retrieved May 14, 2019, from https://www.alz.org/alzheimers-dementia/what-is-dementia
  • Memory Loss in Elders. (2018, March 5). Retrieved May 14, 2019, from https://www.elderly.gov.hk/english/healthy_ageing/normal_ageing/memoryloss.html
  • Dementia. (2019, March 12). Retrieved May 14, 2019, from https://www.elderly.gov.hk/english/common_health_problems/dementia/dementia.html
  • 醒腦錦囊. (2018, March). Retrieved May 14, 2019, from https://www.healthyhkec.org/healthcare/eldercare/common-diseases/HABit.pdf
  • 認識「輕度認知障礙」. (n.d.). Retrieved May 14, 2019, from http://www.cmsn.org.hk/Site/portal/Site.aspx?id=A73-5659
  • 正常記憶力衰退與腦退化症分別. (n.d.). Retrieved May 14, 2019, from http://pathvv.ywca.org.hk/wordpress/正常記憶力衰退與腦退化症分別/
  • 甚麼是認知障礙症. (n.d.). Retrieved May 14, 2019, from https://www.hkada.org.hk/types-of-dementia
  • Chiu, HF. (1998). Prevalence of dementia in Chinese elderly in Hong Kong. Neurology, 50(4), 1002-1009. Retrieved May 14, 2019.
  • Soininen, H., Solomon, A., Visser, P. J., Hendrix, S. B., Blennow, K., Kivipelto, M., & Hartmann, T. (2017). 24-month intervention with a specific multinutrient in people with prodromal Alzheimer’s disease (LipiDiDiet):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controlled trial. The Lancet Neurology, 16(12), 965-975. Retrieved May 14, 2019.
  • Singh-Manoux, A., Kivimaki, M., Glymour, M. M., Elbaz, A., Berr, C., Ebmeier, K. P., . . . Dugravot, A. (2012). Timing of onset of cognitive decline: Results from Whitehall II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BMJ, 2012(344), d7622. doi:https://doi.org/10.1136/bmj.d7622
  • Kim, E. J., Pellman, B., & Kim, J. J. (2015 sep). Stress effects on the hippocampus: A critical review. Learning & Memory,22(9), 411-416. doi:10.1101/lm.03729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