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系列】高速螺旋放射治療能夠提升治療的準確性?

(一)高速螺旋放射治療(TomoTherapy)是甚麼? 高速螺旋放射治療是一種很精準的多角度治療方法,好處是可以將劑量調較得很好,保護腫瘤範圍附近的正常組織。如果腫瘤的形狀很不規則,這個方法可以很貼身地針對照射腫瘤,不會傷害到正常的組織,特別適合一些範圍大,但很接近重要部位的腫瘤,例如是頭頸癌,或者是乳房左方,因為很貼近心臟,還有一些盤腔的腫瘤。這是屬於類似電腦掃描斷層的技術,只不過是反轉來做,換句說話來說,就是會一層層去做放射治療,不是一次性大範圍的去做,會將治療範圍切割成一層一層,用多個角度做出精密的治療。 (二)影像導引放射治療(IGRT)及強度調控放射治療(IMRT)如何提升治療的準確性? 設計的時候會做一套影像,醫生基於影像決定需要電哪個位置,以及保護哪些組織,但現實上可能實際的情況,會隨著時間過去而不同,因應病人腫瘤形狀、大小、厚度,以及身體狀況也有不同,如果有影像的導向,每一天都可以作一個細微的調較,讓治療更準確無誤地進行,有時腫瘤不是如預期地變化,例如忽然之間快速縮小或者是移位,都可以透過這個技術去尋找出來。有時候可能需要修改治療方案,但最重要是達到治療的效果,換句話說螺旋機裡面已經有MVCT的儀器,立即掃描到當日病人體內需要治療的情況。這個技術已經用了一段時間,不過現在是實時做,就更加精確地讓治療師,可以掌握到病人的進展及變化,可以隨時作出調較。 (三)高速螺旋放射治療(TomoTherapy)的副作用是甚麼? 一般來說副作用較不用螺旋式治療少,因為這是用多角度照射,所以腫瘤附近正常組織受低劑量照射的機會,有時候反而會大了點,如做肺部的治療,範圍比較大的話,出現放射性肺炎的機會稍微比較高,另外如果照一些比較表面的,如頭、頸或者乳房,皮膚的反應都會比較大一點,除了個別的放射性肺炎之外,大多數反應都是輕微的,隨著時間過去亦會消失。治療上對於病人的得益是,通常控制的效果會好很多,因為我們可以很清楚知道腫瘤的位置,如果準確性高的話,我們可以把劑量提升,自然會增加療效,副作用也大幅度減少,於頭頸癌治療中會出現即時或晚期的副作用,亦會大大減少。

晚期前列腺癌仍能接受治療嗎?病人如何與腫瘤共存?

(一)前列腺癌的成因是甚麼? 前列腺癌的高危因素包括年長、家族性遺傳病、 缺乏運動,甚至肥胖、吸煙。 (二)晚期前列腺癌還有甚麼治療選擇? 其實晚期的病人大部份都會有骨轉移的情況出現,傳統上是十分依賴荷爾蒙藥。如果荷爾蒙藥失效,我們會考慮用化療,但因為化療副作用較多,所以以往只可舒緩病徵。 現在醫學界發展一些新式的治療方案,包括靶向性荷爾蒙藥。就著年紀較大的病人,如果我們不需用到化療藥,都可以靠這些新類型的藥物控制病情。其實現在靶向性荷爾蒙藥相對上副作用較低,只需要定時覆診抽血觀察肝腎功能及骨髓功能便可。靶向性荷爾蒙藥治療藥物全部都是口服藥,病人可以取藥回家服用。 (三)有病例可參考嗎? 記得有一個60多歲的男士初確診了晚期前列腺癌,並有擴散至骨的跡象。初期我們也有一些荷爾蒙的治療針藥,到了六至九個月後,發現他的癌指數PSA不斷上升。我們知道他對第一線的荷爾蒙治療有抗藥性出現,便使用了鏢靶性荷爾蒙新一代的藥物。至今使用超過二至三年,病人的生活質素也能維持,病情也控制得很好。 我們會使用放射治療在局部的腫瘤身上,如果病人有骨痛或有機會壓着中樞神經系統的話, 我們便會用放射治療的方法去控制那部位擴散腫瘤。 (四)晚期前列腺癌患者如何與腫瘤共存? 跟以往需要做化療的年代相比,其實現在的治療方案已經少了很多副作用。一般來說我們會建議病人要定時服藥、覆診、抽血,觀察着藥物治療的副作用。只要注意營養的吸收和多做運動 ,其實生活質素也能保持得很好。 年紀較大的病人,我們會建議他做的運動比較溫和一些,最緊要留意自己身體的承受能力有多少。如果每天能持之以衡做些舒適的運動,其實對病情或身體也是好事來。飲食方面,病人最緊要吸收兩種營養,包括碳水化合物及蛋白質。 晚期的前列腺癌症病人要保持一個積極及樂觀的心態,不要放棄治療。現在的治療方案其實副作用很少,注意定時食藥和定時覆診便可以。其實有很多癌症病人也會考慮經濟負擔的問題,私家診所也設有靶向性荷爾蒙治療的封頂計劃,詳情可以問你的私家醫生。

前列腺癌擴散至骨時,應如何處理?

(一)前列腺癌有多普及? 2016年,根據香港醫管局數字顯示,前列腺癌是香港男性最常見癌症第三位。超過1900人患上這個新症,佔了所有癌症約12%。患上這個病的機率會隨年齡而遞增。 (二)如何診斷是否患上前列腺癌? 要確診前列腺癌,首先要了解前列腺癌是一個生長速度比較慢的病症。一開始病人可能沒有任何症狀,到了後期,會出現下尿道阻塞情況。再嚴重點會感到骨痛,此時癌細胞可能已擴散至骨骼。診斷前列腺癌時,醫生多數會建議病人,尤其50歲以上的男士,做些自願性的篩查。例如驗腫瘤指數,又稱前列腺特異抗原(PSA)。如指數偏高,專科醫生或考慮做進一步的檢查,包括做活體組織切片檢查來確診前列腺癌。 (三)確診晚期前列腺癌的話,需如何處理? 一般來說,當病人確診有轉移性的前列腺癌後,首先會考慮用荷爾蒙治療。常用的方法包括睪丸切除手術,或一些抑制男性荷爾蒙的針藥。經過兩三年的治療,不少病人或出現耐藥的情況。在這情況,標準治療護理會改用一些新式的靶向性荷爾蒙藥,包括恩澤羅安或阿比特龍,來進一步抑制男性荷爾蒙,達到腫瘤控制的目的。當然,除了藥物以外,醫生都會根據病情考慮其他治療,包括化學治療放射治療、雷二二三的針藥等。 (四)有真實個案可作治療參考嗎? 曾經有一位70歲左右的男士,他身體健康、生活如常。突然有一天,他腰部出現劇痛的情況,繼而確診前列腺癌。病情已擴散至骨骼,壓住了脊椎神經,令他雙腳不能走動,PSA指數已超過1000。在這情況我們建議他盡快接受治療,包括放射治療。針對癌症擴散至骨骼的情況,也開始了荷爾蒙治療。他選擇了注射抑制男性荷爾蒙針藥,基本上每三個月打一次。事實上效果也顯著,病人在放射治療後很快便能走動,PSA指數由過千慢慢回落至單位數字。約兩年後,很可惜地藥物出現了耐藥的情況,PSA指數也慢慢上升,病人骨痛的情況也多了。在這情況,我們建議病人使用新式的靶向性荷爾蒙藥。用藥後指數迅速由幾百下降至個位數字,骨痛也得到舒緩,令他生活質素也得到保持。針對一些新的荷爾蒙藥,現時也有前列腺癌私家藥物封頂計劃,詳情可以向自己的私家醫生查詢。

Prostate Cancer (前列腺癌)

前列腺癌是最常見的男性生殖系統癌症,2016年香港有1,912宗新症1。在病發初期,前列腺癌的症狀並不明顯,甚至沒有症狀,以致部分患者在發現時已屆中後期。前列腺特異抗原(PSA)指數高,是否代表患上前列腺癌?早期和晚期前列腺癌的治療方案是怎樣的?近年在藥物治療上又有哪些新發展? 前列腺癌 男性常見癌症第3位 (2016年香港)1 每29位男士就有1位 在一生中有機會患 前列腺癌1 每4個新確診個案中 就有1個屬1 第四期 (癌細胞已擴散) 前列腺癌成因 前列腺癌的成因目前尚未明確2。以下因素會增加患上前列腺癌的風險1, 2, 3, 4, 5: 年齡:隨著年齡增長,前列腺癌的發病風險會增加。前列腺癌常見於65歲以上的男士,但很少發生在50歲以下的男士身上。 遺傳:有前列腺癌家族史的男性,其發病機率會較高。種族:非洲裔黑人患前列腺癌的風險比白種人高,而亞洲男性患前列腺癌的風險相對較低。 飲食:長期食用高脂肪食物,有機會增加患上前列腺癌的風險。其他因素:肥胖、缺乏運動、吸煙、前列腺病變等,有可能增加患前列腺癌的機會。 前列腺癌病徵 前列腺癌是生長較為緩慢的癌症,早期病徵並不明顯。當腫瘤逐漸增大或癌細胞開始擴散及轉移時,可能會出現以下一種或多種症狀4, 5: 尿頻、尿急,夜尿增多排尿困難,排尿緩慢或不暢順小便或射精時感到刺痛小便或精液帶血腰背痛、盆骨痛和大腿痛 前列腺癌的部分徵狀和良性前列腺增生 (又稱前列腺肥大) 的很相似。因此,如出現以上任何病徵,應及早向你的泌尿外科醫生查詢。若出現腰背、盆骨、脊骨和臀部痛楚,或氣喘、下肢無力,則顯示前列腺癌或已發展至晚期,癌細胞已擴散至骨骼、肺部或其他器官5。此時患者亦可能會感到疲倦、胃口欠佳和體重下降6。 前列腺癌檢查 為了診斷前列腺癌,醫生除了詢問病史外,通常還會進行以下部分檢查4, 5, 6, 7: 肛門指檢:醫生會將戴上手套的手指探入患者的直腸,以檢查前列腺的質感、形狀和大小有否出現異常。血液檢查:驗血是為了檢查血液中的前列腺特異抗原(PSA)水平。PSA指數愈高,則代表患前列腺癌的風險較高。如有懷疑,醫生會建議進行進一步的檢查。直腸超聲波掃描及活組織檢驗:在直腸超聲波的輔助下,醫生利用針管有系統地抽取前列腺組織作細胞化驗,以確定是否有癌症腫瘤。影像檢查:在確診前列腺癌後,醫生可能還需要為患者進行影像學檢驗,例如腹部電腦掃描(CT)或磁力共振掃描(MRI)、骨骼X光檢查、骨骼同位數掃描和正電子掃描(PET),以進一步檢查前列腺的形態和瞭解前列腺癌的擴散情況。 前列腺癌治療 前列腺癌的治療方法有多種,主要分為手術治療、放射治療、荷爾蒙治療和化學治療。醫生會根據前列腺癌患者的年齡、身體狀況、癌症的期數和擴散風險等,與患者共同制定適合的個人化治療方案4, 5。 早期前列腺癌治療 對於低風險的早期前列腺癌,醫生或會建議積極監察7,定期為患者進行肛門指檢以及監察前列腺特異抗原(PSA)的升幅4。直至腫瘤生長加速才進行下一步的治療4, 7,使患者有較佳的生活質素。 早期前列腺癌的主要治療方法有前列腺切除手術和放射治療(俗稱「電療」)7。兩者均為根治性的治療方案,療效相若6,但副作用有所不同。 晚期前列腺癌治療 晚期前列腺癌的治療目的是控制病情和減輕因癌細胞擴散而引起的症狀3。當中有效的一線治療方案是荷爾蒙療法 (又稱「雄激素抑制療法」或「去勢療法」)6,透過手術切除睪丸或以針劑藥物抑制睪丸製造男性荷爾蒙(雄激素),從而降低體內的男性荷爾蒙水平,減慢及控制癌細胞的生長5, 6。 傳統荷爾蒙療法一般會在約2至3年後出現耐藥性,即使以針劑藥物或手術減低雄激素, 但癌細胞仍繼續生長6。若此時癌細胞已擴散及轉移至前列腺以外的部位如骨骼、淋巴,此類前列腺癌稱為「轉移性去勢治療無效前列腺癌」(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簡稱mCRPC)8。 轉移性去勢治療無效前列腺癌(mCRPC)治療 除了傳統的化學治療(俗稱「化療」)和放射性藥物治療,隨著醫學發展,現在更可選擇新一代口服靶向性荷爾蒙藥物治療轉移性去勢治療無效前列腺癌(mCRPC)。 口服靶向性荷爾蒙藥物治療 近年,新一代口服靶向性荷爾蒙藥物如恩扎盧胺(Enzalutamide)和阿比特龍(Abiraterone)的推出,為前列腺癌患者帶來更多的治療選擇。兩種藥物是透過不同的途徑來抑制癌細胞增長。 使用這些新式靶向性荷爾蒙藥物配合傳統荷爾蒙針藥治療,可有效降低前列腺特異抗原(PSA)指數,有助延長患者的無惡化存活期及生存期,以及延遲患者需要接受化療的時間9, 10。另外,此類藥物服用方便,每日只需口服一次,副作用不多。而且部分新式藥物如恩扎盧胺不需配合類固醇服食11。…

【癌症系列】數碼導航刀(M6導航刀)適合對付甚麼部位的癌症腫瘤?

(一)甚麼是數碼導航刀(M6導航刀)? 數碼導航刀(M6導航刀)是電療的一種,是立體定位放射治療的最新系統。它的原理是用不同方向的射線,劑量只集中在腫瘤,而周圍的正常組織便會比較安全。 (二) M6導航刀跟以前的系統有甚麼分別? 數碼導航刀的系統最先進的是M6。M6與以前的系統最大分別,是它有一個多葉準直器。即使腫瘤有多不規則,也可以用多葉準直器,來調整適合它的形狀。多葉準直器令治療速度比舊的系統快一倍以上。治療準確性方面,M6跟以前的型號一樣,可以達到小於1毫米。 (三)M6導航刀適合對付甚麼部位的腫瘤? 對付頭頸和腦部的腫瘤,傳統上都以放射治療為主。那位置周圍有很多重要器官,越能夠將劑量集中於腫瘤,附近的正常器官所受的劑量便越低,長遠的副作用亦較少。腦轉移的個案是非常適合使用M6導航刀作治療。我知道有一則個案,是一位患有直腸癌、 五十多歲的女士。她的腫瘤轉移到小腦附近、接近腦幹,大約有兩厘米。用了M6導航刀後,治療只需要一個小時,而她亦感受不到有任何副作用。幾個月後,腫瘤完全消失。 (四) 螺旋放射治療與M6導航刀如何互相配合,達到最佳治療效果? 螺旋放射治療與M6導航刀的配合,在某些頭頸癌個案是非常合適的。我知道有一則個案,是鼻竇癌的個案。病人需要做放射治療的位置,跟視神經非常近。M6導航刀局部推量可以給鼻竇病灶位置投射高劑量之餘,視神經亦不受影響,治療效果最好。 (五)M6導航刀有甚麼副作用? M6導航刀其實都是放射治療的一種,基本上的副作用就是會容易作悶、容易疲倦、食慾不振。但它的好處是可以將正常組織的劑量控制在低水平,副作用遠比其他放射治療系統少。另一個優點是能集中劑量在腫瘤上,所以局部控制率較高,消滅腫瘤的機會亦會提高。

【癌症系列】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比傳統電療優勝嗎?

一)甚麼是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 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MR Linac),是將磁力共振掃描機及放射治療直線加速器二合為一。Unity MR Linac於2018年12月獲得FDA,即是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批核,而香港正在安裝全亞洲首部臨床應用的Unity MR Linac。 (二)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適用於那些癌症? MR Linac可以適用於不同的癌症部位,例如腦部腫瘤、頭頸腫瘤、肝臟、胰臟、前列腺腫瘤,MR Linac都比傳統的電療系統更為優勝。MR Linac的好處在於:首先,可以更加清晰去觀察腫瘤的位置,看得更清楚時可以更精準地針對腫瘤位置,盡量減少對腫瘤附近的正常器官的損害。 (三)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的好處 MRI的另一好處是運用功能上的造影。DWI擴散磁振造影可以通過水分子的密度,去知道目標腫瘤的活躍情況;又或是BOLD的MRI,可以看到腫瘤內的血管密度或是血氧濃度。血氧濃度其實跟放射治療有密切關係,因為放射治療需要大量的氧氣。如果腫瘤位置血氧不足的時候,對於電療的效果會有影響。如果我們可以通過MRI的參數,去得知腫瘤位置內的血氧濃度若然不足夠的話,放射治療的效果預計會比較差的時候,我們可以在腫瘤位置相對地調高劑量,從而增加治療的效果。 MRI更可以利用實時監察去觀察腫瘤,以往都會用上掃描或X-ray去觀察時,時常都會不夠清晰。因為看不清楚目標,所以會借助其他方法,例如放一些金屬的標記在病人體內,是帶有侵略性的。現在如果運用了MRI,就可以避免這些情況。 MR Linac出現後,電療期間可以留意腫瘤有否處於電療範圍以外,正常器官有沒有進入高劑量的範圍。如果出現上述問題,我們可以即時作出位置上的調節。病人在治療時會有呼吸及一些不自主的活動,監察病人的活動才可以即時作出位置上或劑量上的調節,都可以增加療效及減低治療的副作用。

除了醫「病」更要醫「人」 細說癌症患者的動人故事

撰文: 臨床腫瘤科饒家棟醫生 這些年來,醫療科技有了長足的發展,但對不少末期癌症患者來說,完全康復依然是遙不可及的夢想。罹患癌症,面對死亡的威脅,有人堅持奮鬥到最後,也有人選擇平靜地迎接最後一刻的來臨。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饒家棟醫學博士行醫多年,可謂見盡末期癌症病人的治療選擇。他指,晚期癌症治療的選擇並沒有對錯之分,不論病人最終選擇哪一種治療方案,作為主診醫生最重要的是尊重和支持病人的決定。「當路走到最後,讓病人能有尊嚴、如睡著般安詳離世,是我作為腫瘤科醫生的最後責任。」 癌末未必無得醫 進取紓緩由患者決定 不少人或會認為被確診末期癌症等於被判了死刑,要完全康復已是不可能的,但饒醫生卻有另一種看法。「第四期大腸癌不一定是絕症。若癌細胞只是轉移至肝臟,可先用化療和標靶藥令腫瘤縮小,再以手術切除。事實上,有近兩成的末期大腸癌患者能完全康復。即使癌細胞已擴散至腦、骨或肺,病人仍可放手一搏,接受進取的治療,但當然他們也可選擇紓緩治療,在保持生活質素的前提下延長壽命。」 饒醫生又指癌症的治療方案多樣化,患者可按個人意願選擇適合自己的方案。「有人不怕辛苦希望延長壽命,亦有人只想好好過餘下日子。醫生的責任是給予客觀建議,告訴病人每個治療方案的利弊。」饒醫生強調,進取治療並不是晚期癌症的唯一方案,病人就治療方案有最終的選擇權。 分岔路前 患者的無悔抉擇 饒醫生見過不少癌症病人不欲強求延長壽命,選擇了紓緩治療,以較舒服的方式渡過生命中最後的時光。他曾診治一位患末期大腸癌的81歲伯伯,雖然現今化療藥物的副作用已大爲降低,但在得悉自已只剩一年壽命後,伯伯仍堅決拒絕接受較進取的治療,說他只要能和滿堂兒孫聚首,快樂地過最後一個農曆新年便已十分滿足了。也許對於不少人來說,在生命最後的一段路程,能平靜地跟最愛的親人一起過才是最重要的。 另一邊廂,也不乏奮鬥到最後一刻的年輕勇士。饒醫生的病人中,曾經有位34歲爸爸確診第四期腸癌。病人最希望能親眼看到當時兩歲的兒子入讀小學,為此他選擇了較進取的治療方案,並咬牙承受藥物帶來的種種副作用。遺憾的是,兩年後他的病情急轉直下,癌症開始出現抗藥性,醫生們已再無有效治療方案。 得知自己時日無多,他跟饒醫生表達自己的遺願,希望可以盡父親最後的責任,帶家人去一次旅行。饒醫生記述,「當時病人有肚積水,肺轉移亦讓他身體虛弱,於是我為他設計藥物療程,好讓他能精神飽滿地去旅行。」在三日兩夜的台灣遊中,病人抱著兒子在中正紀念堂拍了一張全家福,了卻心願,數星期後無憾離世。 另類祝福-為自己的生命倒數 談及生死,饒醫生另有一套豁達看法。「打開報紙,每天都有人因意外逝世,有時候連一聲再見也沒有機會說出口。與此相比,晚期癌症大概是不幸中的一種祝福,至少病人知道自己剩下多少時間,可以在生命的限期裏了卻心願。」 說起癌症病人的遺願,饒醫生不禁又緩緩說起另一個令他難忘的感人個案。饒醫生曾經遇過一名孕婦在懷孕時發現患上末期腸癌。臨盆在即,若果選擇較進取的治療方案或會影響腹中胎兒,以至產後的哺乳計劃。病人思前想後,最後決定以寶寶的健康為重,更希望能在產後親自餵哺母乳,稍盡母親的天職,故只選擇接受紓緩治療。饒醫生如此憶述,「她在狀態稍佳的日子中錄製了不少影片,並製作成時間錦囊,讓女兒在將來生日、成年、結婚等大日子重溫片段,時刻感受母親的溫暖。」在癌魔的威脅下,母愛的偉大更顯得催人落淚。 喜歡醫「人」多於「病」 寄語:互信互愛 問及饒醫生為何對腫瘤科充滿熱誠,他毫不猶疑回答:「因為我們不只是醫『病』,而是醫『人』。除了患者的身心,還要照顧其家人的情緒。所以我常常說,如果我是他的腫瘤科醫生,我就是他一輩子的腫瘤科醫生。」 對於癌症病人,饒醫生寄語患者要與家人打開心扉溝通,共同面對癌症,不論最終選擇了哪條路,都要互信互愛、支持對方。面對癌症,面對生死,也許我們沒有太多的選擇,但不論情況如何惡劣,我們始終可以選擇支持我們所愛的親友,陪伴他們面對每一個明天。 縱然病人已離世多時,病人家屬對饒醫生的感激之情分毫不減。此為饒醫生去年在香港綜合腫瘤中心啟業時,已故病人的家屬遠道送來的小盆栽,禮物雖輕,心意卻是十足。 原文刊載於 香港綜合腫瘤中心 

肺癌治療歷經轉變 藥物儀器大躍進 為患者帶來生存曙光

資料提供: 臨床腫瘤科蔡添成醫生 以往當醫療科技發展未有現在先進時,針對肺癌的治療方案較少,肺癌病人存活率一直不高,倘若化療失效則幾乎等於無力挽回。然而,隨著科技不斷發展,今天肺癌病人的存活率已大幅提升。「現時一些肺癌病人因為長期覆診,當中已有一些成為交心好友,與之相比,過往肺癌病人多於覆診數次後便已經與世長辭。」由無力挽回,到今天為無數肺癌病人帶來勃勃生機,臨牀腫瘤科專科蔡添成醫生可謂見盡生離死別,但每當提及如何為更多癌症患者帶來生存曙光時,蔡醫生眼神中總帶著無限希冀。 為患者設計個人化治療 肺癌再非不治之症 蔡醫生指,過去由於對肺癌認識不足,只能根據小細胞癌(SCLC)或非小細胞癌(NSCLC)的分類來訂立治療方案。後來醫學界除了在化療藥物方面有了突破性的進展,研發出第二代化療藥如紫杉醇(paclitaxel)、長春瑞濱(vinorelbine)之外,更發現非小細胞癌內也有不同性質之分。例如十多年前發現EGFR受體、ROS1及HER2等靶點的特性,並按此研發出多種標靶藥物,可謂是癌症治療的一大突破。時至今日,醫生已可按照患者體內不同的腫瘤基因突變作出針對性治療,為患者提供最合適的個人化治療。 利用精準治療的治病模式,按照患者的癌細胞特質及其基因組合而施用個人化的癌症治療,以達到更理想的控病效果。 談及個人化癌症治療,蔡醫生向我們分享了其中一個成功抗癌個案。個案中一位30歲女病人在五年前確診ALK肺癌,由於當時第一代ALK標靶藥還未推出市面,病人只能先接受化療。可惜,化療藥物在一年半後失效,適逢第一代ALK標靶藥剛好面世,病人在轉服新藥後病情得以受控。可是一年後,第一代ALK標靶藥亦漸漸失效,癌腫瘤擴散至腦部。在多番轉折下,病人先後改服第二代及第三代ALK標靶藥,方可令不斷惡化的病情受到控制。 蔡醫生又指,病人由確診至今已五年有多,身體狀況尚算不錯,期間仍能不時往外地旅遊,實在有賴針對ALK肺癌藥物研究的不斷進展。若ALK標靶藥的研究慢上幾年,醫生只能處方傳統非針對性的藥物治療,病人恐怕難以活到今天。 新藥紓緩化療副作用 跨專科治療更有效 每當提及癌症,不少人立即聯想到脫髮、嘔吐等治療副作用。的確,過去紓緩化療副作用的藥物相對落後,令不少患者飽受各種副作用折磨,為患者身心帶來龐大陰霾。幸而,隨著癌症藥物推陳出新,連帶不少紓緩藥物的藥效得以提升,大大減輕了化療的副作用。舉例而言,化療後患者一般胃口不好,並會時常感到噁心,不單為患者帶來強烈不適,更會影響化療後的營養補充,令情況更不明朗。然則,蔡醫生指出,新一代的止嘔藥發展已經相當成熟,能夠有效紓緩這些副作用,為患者帶來較平坦的抗癌之路。 除藥物發展以外,近年就癌症治療方向的方面亦有新的突破,逐漸發展出跨專科治療等新概念。在過去患者需要向不同的專科醫生諮詢意見,但各專科醫生都只專責自己的專業範疇,相互之間欠缺有效的溝通,為患者帶來很多不便。例如内科醫生看診後認爲不適合手術,會轉介腫瘤科,而腫瘤科若看診後認爲手術可行,又會將個案再轉介往外科,往來期間不免浪費患者寶貴的治療時間。而跨專科治療的概念正是由多位不同專科的醫生就病人情況一起商議最有效的治療方案,不但節省病人的時間和精力,更可以確保每一位患者都能得到最全面和最個性化的治療建議。 隨著藥物發展迅速,現時用作治療的藥物注射過程快捷,一些免疫治療吊針療程最快30分鐘完成。病人可以於日間腫瘤中心接受治療,免卻住院的不便。 電療技術大躍進 有利早期肺癌治療 手術是治療早期肺癌的常用方案,但對不少年紀大、心肺功能不佳的患者而言,進行手術具有相當的風險。這時候,醫生便會考慮選用電療,以高強度射線殺死癌細胞。不過,早年的電療儀器是二維(2D)平面設計的,對腫瘤的位置和形狀欠缺全面的掌握,容易影響腫瘤附近的正常細胞,引致較多副作用。其後電療發展至三維(3D)立體放射,以至後來發展至強度調控放射治療(IMRT),可順應腫瘤形狀調控射線,能更精準地殺死癌細胞。最新研發的立體定向電療(SBRT)技術亦逐漸普及,特點是可高度集中向腫瘤釋放更高劑量的射線,提升放射範圍的精準度,減少對周邊的副作用,無疑是不適宜進行手術的早期肺癌病人的福音。 高速螺旋放射治療系統(TomoTherapy)能透過先進的影像導航技術監測腫瘤位置,處理各種形狀不一、大小相異及不同部位的腫瘤。 免疫療法崛起 延長病人存活期 免疫治療(Immunotherapy)是一種新的癌症治療方案,主要用於沒有特定基因變異的晚期癌症患者,或已經接受一線化療及標靶治療但無效的患者。免疫治療的原理是利用人體自身免疫系統對抗癌細胞,效力相對傳統治療方法持久,副作用亦較少。 不過,由於免疫治療研究尚在初期階段,因此並非適用於所有種類的癌症,治療效果亦因人而異,加上免疫治療費用相對昂貴,蔡醫生建議患者先諮詢醫生意見,並考慮進行PD-L1蛋白測試,檢測體內癌細胞有沒有PD-L1配體,以免浪費金錢和時間在不合適的治療方案上。 頻密進修以緊貼最新技術 為病人獻身臨床腫瘤科 未來還會否有比免疫治療更創新的治療方案實屬未知之數。不過近年來癌症治療發展一日千里,化療藥物不斷推陳出新,電療技術亦不住提升,對醫生而言亦是一大挑戰。蔡醫生笑言:「沒有想過入行多年還需要頻密進修,因為癌症治療發展實在太快了。」行醫數十載,此間蔡醫生可謂緊貼科技的前端,以把最新的癌症治療技術應用到病人身上,但說到要徹底戰勝癌症,相信前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蔡醫生回憶當年,臨床腫瘤科不比內科、外科、眼科等熱門科目受歡迎,但他卻毅然投身於臨床腫瘤科,迄今他仍無半點後悔。能為癌症病人在絕望中帶來一絲曙光,便是推動蔡醫生繼續埋首工作的原動力。 原文刊載於 香港綜合腫瘤中心

癌症治療

精準醫學及次世代定序 (一)甚麼是「精準醫學」及「次世代定序分析」(NGS)? 精準醫學又稱為個人化醫學建議,其理念除了與病人進行一些例如抽血、X光、超聲波等等常規的檢測外,還會另外加上生物醫學檢測元素,例如腫瘤或病人本身的基因檢測。然後將這些個人資料與人體基因資料庫作對比,再於大數據之中去分析,從而幫助找到最適合患者的治療方法或藥物。即使是同一個疾病,在不同人身上得到的治療方式或藥物也不一樣,其主要目的是找出最高治療效果,同時減少不必要的副作用的個人化治療方法。 次世代排序,即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主要是一個同時間作大流量的基因排序方法 ,在短時間內將有興趣的基因排序出來。如果將其與傳統的Sanger Sequencing Sanger 排序比較,次世代排序的速度快超過六萬倍以上。 大家可能還聽過一個叫做人類基因體計劃的項目,其于九十年代開始,前後用了15年時間,花費三十億美元。但如果使用次世代排序方法去做,其速度能夠快六萬倍,我們可以將這個計劃由以前的十五年縮短到一至兩日內完成,而花費的成本亦只是幾萬分之一。由於速度實在相差太大,這類新一代基因排序方法都稱為次世代排序。 (二)次世代定序分析(NGS)在癌症治療中擔當甚麼角色? 次世代排序分析在癌症治療當中最主要擔任的角色是作一個全面的腫瘤基因檢測,找出所有有可能與腫瘤病變相關的基因。其中有部分基因突變,是令腫瘤不受控制地生長最主要的原因,稱之為主驅動基因。一旦發現這類主驅動基因,我們可以相應地用一些針對性藥物作腫瘤治療。在治療肺癌上最主要應用次世代排序分析的情況是在擴散性非小細胞性肺癌上,尤其是當中最常見的一種稱為肺腺癌的肺癌。因為我們知道超過八成半以上的肺腺癌患者都有我先前提及過的主驅動基因,而其中超過六成以上有適合的標靶藥可以使用。這些標靶藥大部份都以口服形式服用,功效比傳統化療藥的藥效為高,同時副作用更少。 國際上有四種基因突變,分別是EGFR,ALK,ROS-1以及BRAF,一般都會建議用標靶藥物作為一線治療。另外有超過五種以上主驅動基因有相關藥物可以使用,為晚期肺癌病人帶來一線生機。 (三)為甚麼次世代定序分析 (NGS) 仍未被廣泛使用? 次世代排序分析仍未廣泛使用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價錢問題。其價錢一般為兩萬至四萬元不等,視乎你所檢測的基因涵蓋幅度以及檢測方法。另外有很多在外國已經普遍使用的標靶藥,在香港公立醫院都未能成功註冊,在某程度上也限制了公立醫院醫生作出適當的檢測建議。但隨科技的進步,次世代排序分析的價格會慢慢降低,相關標靶藥最終會納入公立醫院的藥物名冊,將來一定會被廣泛使用於每一位肺癌病人身上。

治療新技術 助提高大腸癌治癒率

(資料提供: 外科專科黃博熙醫生) 政府的大腸癌篩查先導計劃於2016年9月推出。衞生署公佈,接受檢查的68至70歲的長者中,確診大腸癌比率達6.5%,較政府預期的3%為高。現時,大腸癌為香港最常見的癌症,外科黃博熙醫生和臨床腫瘤科陳亮祖醫生表示,醫生之間會緊密合作,為大腸癌的患者提供最合適的治療。 腫瘤科和外科緊密合作 以化療縮小腫瘤 為治療大腸癌,外科和腫瘤科醫生會互相合作。腫瘤科醫生的主要角色是了解患者症狀和需要,醫生會透過不同的檢查,如影像檢查 (包括磁力共振和正電子掃描等),以及病理報告(包括腫瘤細胞基因特性),為患者提供最合適的治療。 大腸癌治療的第一步是抽取組織化驗,然後得出病理報告。若屬早、中期的大腸癌,很大機會能以手術根治。透過現時的醫學,部分癌症已擴散的晚期患者亦可進行做手術,不過則需要進行術前或術後的輔助治療。 在最理想的情況下,醫生的首要目標是要為患者完全根治大腸癌。只要將患者體內的癌細胞消滅,並將腫瘤和周遭淋巴組織取走,大腸癌便能得到根治。 如果直腸癌的腫瘤體積太大,腫瘤科醫生會先為患者進行前置治療。當腫瘤縮小後,會再由外科醫生進行手術。以往,若腫瘤位於直腸,並靠近肛門,醫生把患者的肛門一併切除。患者須使用永久人工造口來排便,為他們往後的生活帶來不便。不過現時可透過術前化療及電療將腫瘤縮小,令安全邊緣加闊,使醫生在手術時能避免影響肛門,同時又能徹底移除癌細胞。這全賴腫瘤科和外科醫生的共同合作。 治療新技術 助提高大腸癌治癒率 兩大新型標靶藥 提升大腸癌末期患者存活期至兩年半 一般而言,中期的大腸癌患者在完成手術後,仍需作術後化療,以確保清除剩餘的癌細胞。如果是直腸癌,則需進行化療和電療。若癌細胞已擴散至其他器官,患者亦可進行化療和服用標靶藥。若病情已到晚期,即使不能根治,患者仍可進行化療,以減慢癌細胞生長速度,幫助紓緩症狀和延長壽命。 不過,由於現時的藥物愈來愈先進,如病情尚可,晚期患者仍有望能根治。如患者的癌細胞只在肝臟局部擴散,使用化療加標靶藥後,有望能完全康復。標靶藥仍未面世時,晚期大腸癌的患者一般只有約一年多的存活期。不過,自從標靶藥出現後,患者的存活期能提升至兩年半。 陳亮祖醫生指,治療大腸癌的標靶藥物有兩類,包括: 抗表皮生長因子(EGFR)標靶藥 抗血管生長標靶藥 患者接受KRAS/NRAS的基因測試後,如無發現基因變異,患者可從兩類藥物中選擇其中之一。若出現K-RAS或N-RAS基因變異,則需接受抗血管生長標靶藥。 新一代抗血管生長標靶藥 有助縮小腫瘤 現時約有四成患者可使用抗表皮生長因子標靶藥,而其餘的患者則只可使用抗血管生長標靶藥。研究指出,新一代抗血管生長標靶藥配合化療,與單用化療比較,總體治療反應可上升一倍,而縮小腫瘤的機會亦增加一倍。 上一代的抗血管生長標靶藥,只可針對腫瘤表面的VEGF-A受體,從單一路徑阻止血管生成。而新一代的抗血管生長標靶藥,能夠同時截擊VEGF‐A、VEGF‐B及PLGF三個路徑,令癌細胞更難生長。即使患者在使用一線藥物時出現抗藥性,亦可在二線藥物中採用新一代抗血管新增標靶藥。 個案分享:抗血管生長標靶藥 助控制大腸癌 一名70歲婆婆,大腸癌已擴散至肝臟,使用標靶藥及化療一線治療後,腫瘤縮小的效果並不顯著,而且產生抗藥性,使腫瘤變大。陳亮祖醫生於是建議婆婆使用新一代抗血管生長標靶藥,成功將腫瘤縮小,而黃疸和肝功能亦有所改善。婆婆現已恢復活動能力,,療程期間仍可每天飲茶,跟朋友見面,並保持開朗心情,更有助對抗癌症。 治療大腸癌新技術︰螺旋放射治療機和金屬支架 除了藥物之外,日新月異的醫療科技亦有助治療大腸癌。雖然以往的電療可以針對局部的癌細胞,但由於技術所限,醫生不能使用太高劑量,怕令患者的腸道穿破。不過,現時的螺旋放射治療機 (TOMO HD),可將能量集中在腫瘤上,減少對周遭部位的影響,使療效得以提升。 黃博熙醫生亦指,若患者有腸塞情況,導致難以進食,或因腫瘤已在身體多處擴散,卻因較高的手術風險或對手術抗拒,醫生會考慮以金屬支架來張開患處。當中的原理像心臟病的「通波仔」手術,可提升患者的整體生活質素,並舒緩其症狀。